小碗儿干炸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海顿「降E大调小号协奏曲」
末乐章: 快板/回旋曲
(Trumpet Concerto in E-flat Major, Hob. VIIe/1 - III. Rondo. allegro)

        按键小号(keyed trumpet)大约出现于18世纪末,其发明者奥地利人安东·魏丁格(Anton Weidinger 1766-1852)是维也纳宫廷乐队的小号手,同时也是约瑟夫·海顿(Joseph Haydn 1732.3.31-1809.5.31)的忘年知交。尽管在音域和音色表现力上仍显不足,对一些半音阶旋律的轻松驾驭,已经让按键小号明显优于自然小号(natural trumpet),一时独领风骚。
        「降E大调小号协奏曲」,J. 海顿在64岁时创作并题献给魏丁格,乐器构造改进所带来的技巧创新,实现了主题在高低音域流畅自如的切换,作品的创作构思得以最大程度体现。标准的三乐章结构配合双管制乐队编制,俨然是古典时期典型的协奏曲样式,作曲家晚年娴熟的管弦乐创作技法同其天性中的乐观优雅,交织出最耀目的华章,历百年而不散其醇芳。
        19世纪初,活塞式小号的问世令按键小号昙花一现般迅速消失,惟有海顿和其在埃斯特哈齐宫廷乐队的继任者胡梅尔(Johann Nepomuk Hummel)为之创作的两部小号协奏曲,见证了其曾经有过的风光。推荐的演绎来自美国爵士/古典小号演奏家Wynton Marsalis在索尼古典为该曲所作之第二版录音,伦敦圣吉尔教堂绝佳的音场空间加之Sony的SBM降噪技术,令纯净辉煌的铜管音色若秋日午后阳光一般,予人温暖尽享惬意。

独奏: 温顿·马萨利斯*** 
        (Wynton Marsalis)
协奏: 英国室内乐团***
        (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
指挥: 雷蒙德·莱帕德***
        (Raymond Leppard)

🍜面条吃人啦🤥:

最近喜番的锅👌这两天心情还阔以 感觉又阔以画my傻夫妇了

古水:

韦伯「F小调第一单簧管协奏曲」
末乐章: 回旋曲-小快板
(Clarinet Concerto No. 1 in F minor, Op. 73, J. 114 - III. Rondo. Allegretto)

        单簧管被普遍认为演变自巴洛克时期的芦笛,因其音色澄净嘹亮且富表情,音域宽广浑厚而近人声,故被比作木管乐器中的“花腔女高音”。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发展和完善,到19世纪初,单簧管已成为管弦乐队的标准乐器,以之为独奏声部的作品亦层出不穷。
        卡尔·马利亚·冯·韦伯(Carl Maria von Weber 1786.11.18-1826.6.5)为单簧管创作的三部协奏曲都完成于1811年,题献给作曲家的好友,也是当时最负盛名的单簧管演奏家海因里希·贝尔曼(Heinrich Bärmann 1784-1847)。受启发于自己的前辈兼姻亲W. A. 莫扎特那部单簧管开山之作(K. 622),日臻完善的形制及演奏技法,使演奏家得以实现更为丰富的音乐表现力和情绪感染力。同时,精于歌剧写作的韦伯(其母亲和后来的妻子都是出色的歌唱家),将声乐技巧与器乐语言巧妙对接,从而达到戏剧性和抒情性的完美融合,乐思起承转合间散发着德奥浪漫主义高贵优雅的气质。
        “F小调单簧管协奏曲”,完好地继承了古典主义传统曲式,首乐章以频繁的调性转换和双主题呈示,体现出韦伯明显的浪漫主义倾向及独创风格;模仿莫扎特作品旋律及情绪的慢乐章,则显示出作曲家对乐队木管声部纯净音色之娴熟把握,领19世纪协奏曲风气之先;末乐章炽热奔放的主题,充分发挥了独奏乐器的歌唱特质,作曲家个性中诙谐的一面在不断变化的节奏与力度上得以展现,轻快而带民间色彩的旋律将整部作品带入一场绚丽的宫廷舞会中,浪漫主义的帷幕亦在这象征着自由与感性的妙音中缓缓揭开...... 

独奏: 马克西米利亚诺·马丁**
        (Maximiliano Martín)
协奏: 苏格兰室内乐团**
        (Scottish Chamber Orchestra)
指挥: 亚历山大·雅尼切克**
        (Alexander Janiczek)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iracle of the voice*(声乐之魅)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亨德尔「圣光永恒之源」
(Ode for the Birthday of Queen Anne, HWV 74 - I. Aria: Eternal source of light divine)

        对于巴洛克时期两位音乐巨擘巴赫与亨德尔,后世常评价道: “前者的音乐是奉献给上帝的,而后者的音乐则是赞美君王的。”一言既点出那个“君权神授”时代下,音乐创作主体之神圣与崇高,亦概括了两人在艺术探索上的极致追求,可谓殊途同归。
        1710年,当巴赫返回魏玛,安心于管风琴师一职,并努力抚养妻儿时,从意大利学习歌剧回来后不久的格奥尔格·弗里德里希·亨德尔(Georg Friedrich Händel 1685.3.5-1759.4.14)也在汉诺威选帝侯宫廷谋得乐正一职,一次偶然造访伦敦,眼见自己完成于意大利期间的歌剧大受欢迎,让亨德尔产生留在英伦发展的想法。当时的安妮女王(Queen Anne 1665-1714)正忙着周旋于议会纷争和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可谓日理万机,压力山大,自无心流连于自己那支宫廷乐队,但这位女强人还是慧眼识珠,发现了德国人的才华,并委约于其。1713年,「乌德勒支和约」缔结,英国获得了最大利益,不列颠帝国的旗帜高高飘扬,审时度势的亨德尔在这一年初完成了世俗康塔塔「女王生日颂歌」,谨作为向女王生辰之献礼。作品共七段,采用英国诗人菲利普斯(Ambrose Philips)的唱词文本,以三声部合唱团、室内乐团及管风琴演绎,借用咏叹调、二重唱及合唱形式咏颂臣民对女王之崇敬与赞美。首段由女低音(或假声男高音)在小号与弦乐的伴奏下,缓缓唱出优美绵长的赞美词,“伟大的安妮降生之始,世间便得以永久安宁,圣光永恒之源,带来温暖光明,荣耀而圣洁之光,泽披你万千臣民...”
        或是安妮女王觉得自己的功绩无愧于这部歌功颂德的作品,很快便传旨封赏亨德尔200英镑的年俸,此举也令后者得以在英国立足,更有了其与选帝侯旧主重逢,尽弃前嫌的佳话......

女高音: 艾琳·麦纳汉·托马斯*** 
        (Elin Manahan Thomas)
伴奏: 启蒙时代管弦乐团*** 
        (Orchestra of the Age of Enlightenment)
指挥: 哈利·克里斯托夫斯***
        (Harry Christophers)

古水:

        “美丽的女人就像金星,有着肉桂甜中带涩的口感”,这是与香料打了一辈子交道的外公的哲学,也是开启法尼斯天文学之旅的密匙,更是他与珊美两小无猜纯真感情的见证。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风暴,将曾经的亲情、友情阻隔在博斯普鲁斯海峡两头,然不曾也不能被阻隔的是对儿时味道的回忆和萦绕心间的乡愁。从雅典到伊斯坦布尔,头顶的那片星空依旧,香料散发的芬芳依旧,彼时的故乡却已是他乡,初恋亦嫁作人妇,时光已然改变了一切,却不曾抹去那份往日情怀,尽管有些东西早已流淌进血液,而当法尼斯领悟到生命就是一场五味杂陈的盛宴,一切的一切自当释怀。
        2003年希腊影片「香料共和国」(A Touch of Spice),以生动的镜头语言讲述了一段由种族排斥引发的双城故事和主人公的寻味之旅,双关涵义的片名以及隐喻色彩的角色,巧妙地把小人物的命运投射到那个真实的历史背景之上,教人唏嘘发人深思。希腊女作曲家伊梵希雅·芮柏丝卡(Evanthia Reboutsika)创作的配乐,糅合古典传统与民族元素,清丽优雅中独显细腻婉约的女性气质,有如弥漫在空气中的淡淡芳香,令人久久回味......

Bonus: 影片原声专辑链接(点击聆听)

古水:

莫扎特「C大调第四弦乐四重奏」
首乐章: 快板
(String Quartet No. 4 in C Major, K. 157 - I. Allegro)

        旅行的意义,对于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27-1791.12.5)而言,更像是卸下与生俱来的神性光环,享受人间烟火带给他的快乐与忧伤。1769年至1773年间对意大利的三次造访,虽已不复龆龀之年游历欧洲的风光无限,然从巴洛克音乐源头的艺术传统中汲取之养分,却无疑激发了天才少年的创作灵感,并最终以独特个性反哺和影响了整个时代的音乐风格,缔造德奥乐派于乐史之辉煌地位。
        六部“米兰四重奏”(K. 155-K. 160),因其完成于莫扎特1772年末至次年初逗留米兰期间而得名。三乐章的结构与当时海顿所确立之体裁标准依然有别,却同意大利人博凯里尼早期弦四语境颇似,快-慢-快的速度隐约透出三重奏鸣曲之遗风。若抛开曲式的刻板归类,这些洋溢着热情活力和青春气息的室内乐作品,在趣味上倒是与前一年写于萨尔茨堡的三部“嬉游曲”(K. 136-K. 138)殊无二致(同样可以弦四演绎)。
        C大调第四号弦四,首乐章的勃勃生机在明朗的大调中便已蕴藏,四件乐器组成的“小型乐队”,和谐对话间一场活色生香的心灵交流正悄然进行,第一小提琴奏出的主题被第二小提琴接过并在中低音的衬托下,变幻出令人流连的丰富弦响,转入慢乐章的片刻小憩和寂寂沉思后,急板催促重踏旅途,一路欢歌继续相伴...... 

演奏: 耶路撒冷四重奏团***  
        (Jerusalem Quartet)

古水:

*Bach 330* --100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musica autentica*(本真之音) 之
巴赫「G小调赋格」
(Fugue in G minor, BWV 1000)

        这段赋格或许是J. S. 巴赫个人最喜欢的创意之一,不仅用在其大名鼎鼎的“小无”开篇(BWV 1001)之第二乐章,更是被其本人嫁接为管风琴曲「D小调前奏与赋格」(BWV 539)的赋格部分,指法谱誊抄本的发现,则使之又多一种器乐演绎方式--鲁特琴。
        并无证据表明巴赫谙熟弹拨类乐器的指法原理,如同其著名的鲁特琴组曲BWV 1006a一样,由同时代人(巴赫的朋友及学生)依据大键琴或琉特-羽管键琴(一种羊肠弦古键盘乐器)曲谱二次改编,当是比较符合史实和逻辑之推断。虽可以不同乐器诠释,却丝毫无损巴赫音乐多变性格下的纯净质地。相较于小提琴的呜咽缠绵,管风琴的深沉庄严,鲁特琴灵动而具颗粒感的音色,时而如凌波轻漾,时而似风动幽篁,收放自如间大有超然物外之感,而这一切,仍需一颗滤去尘嚣的平静之心方能体悟,所谓“两腋清风起,我欲上蓬莱”的禅茶意境,想必大抵能在这段乐曲中感受到吧!
        推荐瑞典鲁特琴大师Jakob Lindberg在BIS厂牌下的留声,也是该曲众多吉他录音里难得一闻之时代乐器本真演绎。权以BWV 1000纪念“Bach 330”专栏一百期和古水主页之一千帖。 

独奏: 雅各布·林德伯格*** 
        (Jakob Lindberg)